修道院里的时间永恒

陈丹燕

摩拉瓦河谷里的古老修道院大多古旧沧桑,拱顶上的耶稣像大都完全坏了,那是因为十五世纪后奥斯曼大军数次席卷此地,伊斯兰兵士不能容忍偶像崇拜,他们最省力的破坏方法,就是将教堂拱顶砸烂,让自然的风霜雨雪腐蚀掉满墙的圣像以及他们漆黑巨大、紧盯不放松的眼睛。有时他们直接用烂泥糊掉圣像的眼睛,直到现在,奥斯曼帝国已经覆没一个世纪之久,奥斯曼的烂泥还留在摩拉瓦河谷的湿壁画上。

如今摩拉瓦河谷四周仍有许多古旧静谧的修道院,即使圣像残缺,圣母和耶稣的黑眼睛里常常盛着一团古董泥巴,但它们仍是塞尔维亚人精神上的骄傲。

我想在寂静寒冷的修道院教堂里观察一下自己:如果当真坐在那样的壁画下方了,真的身处1674年尼康·谢谢瓦斯特画圣像时至今未变化过的教堂光线里,真的如愿在一团静谧中读完帕维奇迷宫里关于圣像和颜色的故事,我的内心会有怎样的满足。

原来我想要天长地久地坐在几个世纪来都不曾改变的阴影里,享受时间的流逝与永恒。

来源:新闻晨报       作者:陈丹燕